山下的那颗珍珠
作者:飞越国界 来源: 日期:2010-8-22 10:20:00 人气: 标签:
导读:咱们时常听人说起一个地方风景如画,山水似锦。于是怀着十二万分的希冀前往,只每每被眼前的残酷所打破。就如同一位貌丑的广播员,那些地方是可闻不可见的。但梦…

咱们时常听人说


起一个地方风景如画,山水似锦。于是怀着十二万分的希冀前往,只每每被眼前的残酷所打破。就如同一位貌丑的广播员,那些地方是可闻不可见的。       但梦中的雨崩也无亲见的雨崩美       雨崩在梅里雪山的脚下,须翻过一座山才能到得。这个夏天,终于实现去年没有完成的毕业之旅,要不是在丽江自助游论坛的DIY经典活动版块里看到那么多去过雨崩回来的朋友发布的活动照片,去雨崩的心也没那么强烈,但还是畏惧那三天的徒步,犹豫着去梅里雪山四天还是雨崩六天,然而,在电话给自由生活驿站定房间时,因为从论坛里知道石头之前经常带队走这个线路,顺便咨询了一下他,也正是因为和石头的那一通电话,让我豁然开朗,雨崩,才是我的目的地,让我这趟云南之旅没有留下遗憾。
从西当开始徒步,一路上,碗大的杜鹃花开满山道旁,红的,黄的,白的,竞妍争芳,却只落得个孤芳自赏,幸好有我们这些赏花人,写她们入诗歌,赋她们以艳词,他们便也有了生存的意义。这段杜鹃林已经让人醉了五分,让人飘然而不知前行了;而刚一翻过垭口,那云雪相交的五六座山峰猛地并排兀立在眼前,灌了大家一个八分醉,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了;只待有了些清醒,慢慢恍过神来,却又不经意地瞥见了雨崩半间房屋的白茫屋顶。复而惊慌失措,只如怀揣小兔般偷偷地往前探,那藏族的山村也如一幅画卷一样极慢地展开在这山谷之中,雪山之下。直展到完全,恍惚的眼才顿开,耳才顿聪,酒亦全醒,心中有了波澜,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脚也由探而走,由走而跑,一口气奔下山坡,寻到客栈前的木桩前坐定,呆呆地赏着这幅天成的山水画。而顷刻间沉淀的酒意复涌上来,只逼得人倒在木桩前傻乎乎地笑了。       想尽览着眼前的美景不是?想让这数日的每丝疲劳都能尽超所值不是?那么,就带上一壶青稞酒吧。可以走到溪边的小山坡上躺着,也可以就着这木桩闲坐;可以静无声息地独自享用,也可以约三五个初识的队友同饮。但我觉得还是独自一人的好,这般的梦就需一个人极度的自私欲,哪怕多一个人,也将夺去一半的心情,使人分心去对付这身边的累赘,更别提那壶不多的青稞酒该何去何从了。       眼前的溪流是雨崩的生命,是左右两座雪山的雪水生成,是雨崩人纯洁心灵的来源!溪水千万年地流,把自己藏于小密林中。浪漫的人闻声而见形,听了一曲《高山流水》,溪作伯来,我为子期;单纯的人只让这哗哗声使尽殷勤;伺候好自己双耳,便是极大的满足了。雨崩分为上村和下村,中间是一座满身肥绿的小山,做了一个自然的分界线,把两村分了个清清楚楚。上村就在这溪流上游的山坡上。村后是一片草甸,草甸后便是原始森林。夏日里草甸上飘满飞絮,细细看去却似是蒲公英,只是由树梢上散飞开来,随风而动。这还有一条小道,通到独木桥前。而跨过桥往前走,翻过垭口,穿过一片森林,来到神女峰下的草地,逆溪而上,便到了溪的源头冰湖了。雨崩下村则是在下游的草甸上。那儿满地的牛马猪羊,自由地吃草,自由地行走,颈上挂一块铃铛,弄地草地上“叮当”满满,做了一个动物们的击打乐。屋顶则都是木板叠成,木桥上再放上大石块,雪白而美,就像几朵梅花随意散落在绿水上,绣了一块春冬合一的梅花绿水图,却不见半点扭捏之态。下村后面也有一条小道,逆着溪的支流而上,两边也是一片森林。小道先是泥路,到了上坡的路段则变为石阶石路了。走过半途中的一个小驿站,再往雪峰处走,爬上几块亿万年的神石,就见一条白练从雪峰上直挂下来,这便是雨崩人神的崇拜——神瀑       假如找不到小道的入口,便问这村里的老人吧。这些老婆婆终日无事,下雨时就坐在屋檐下的木凳上,晴日里就坐到溪前的草地上,手里永远摇着似与自己同年代的转经筒,像是一部几十年前的黑胶电影。她也听不懂别的话,若你问她神瀑怎走,只需打个手势,她便手指着雪山的方向,嘴里呢喃两句,便算又帮了一位苦行者了,而自己的生命也似乎变成了在此指导行人前往神瀑朝圣的使者了。
 
      这里微雨的日子并不难寻,拣一个,往山里去觅这神瀑吧。这村民铺就的林间小道,在这雨天更似专为人而设。只顾向前,甭管这清溪,乱石,玉树,瑶草;也甭管路边的牛马如何地抬头看,又如何地低头吃草;甭管这雨是打在石缝间,松苔上,泥土中,心坎里;更甭管风敲竹韵声,水击石乱响,雨落泥生芳。直到终于攀上神瀑前的那块神石,直楞楞地喘气,气定神闲时,再回头望:山谷载着溪流与山道绵延千里,直入云天。近处烟雨朦胧,絮满山谷,两边的青山把这雨雾裹了个严实;远处却是一片霁霭霏微,山川与云空被太阳照得发暖;而耳边响着神瀑亘古不灭的祁福声。彷佛这时候我便是这一切的唯一领略者,无人与我抢这成仙般的感动。在瀑下石头圈中顺时针绕上三匝吧。传说虔诚与勇敢之人都会受到神瀑的赐福,淋得福水满身,好运满年的。可爱的是,起先还半诚半疑地在神瀑下走他一圈,但只绕了一百八十度,寒意就逼得我诚意尽失,立马敲响退堂鼓,直直往山下走,寻那有着炉火暖身的驿站了。好容易到得驿站,却发现炉火却早已熄灭,只剩我在此哆嗦,无奈一路地下坡去来。从一片烟虚柳绿走到草色霁光中,越行越明,竟不曾想到路的尽头暗设了一段极难行的上坡。哈!我的惩罚被安在了这里。其实这上坡本不难行,可之前的路途已经让腿脚品足了辛劳,现在面对这样的上坡却不甚尴尬。无妨!不见三五个姑娘在那边坐地吗?只收起羞心,在她们边上拣块地儿坐下,看一些肥林翠绿,听一些流水潺媛,讲一些闲言碎语,等有了些气力,便起身告别,一口气登上坡去。再往客栈厨房觅一顿美食——酥油茶和糌粑——这是藏民们所爱,是极补充你体力的。第二天的行程不用多想,先把这天的疲劳化作清梦,散入这山谷与溪流中随风随水飘走。       不等太阳照彻山上的积雪,又得起来赴另一个美丽的约会了。有趣的是,才刚一起步,眼前就是一条三十余米的泥泞路。更有意思的是,当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地寻找着脚点时,身后几个当地人却“噌噌噌”,似蜻蜓点水般一闪而过,早在前面的草地上回头看了。嗨!还楞着做甚,赶紧跟上他们,不然前面的那片森林会让人不知南北的;千万别忘了带上巧克力,不然他们依然会把你远远地抛在身后的。去冰湖的路在此便预兆难行,到处是泥泞。假若身心放不开,不去享受这一路的美景,而尽盯着脚下的泥路,那么不仅光耗时光,也增了不少无谓的烦恼。在城市中的那些外衣在这里也尽可剥去,做回一个真我。只一路上饮些山涧清泉,吃些巧克力。翻过垭口,再走过溪上的木桥,便到了一片小树林中。顺着脚下的羊肠小泥道一直向前走,赏些古木参天,夏光照林。这的树木极富人情味的:树与树之间都隔着三五米,其间便有了这条小道,生怕人行不明白;五六十米高的大树枝叶却不多,都是一条条直直地往上冲,只让阳光扑入林中,生怕人看不分明。出了这片林子,是一片开阔的草地。上面是刚起不久的几间木屋,几个小伙儿正在那边玩耍。沿溪而上,到了尽头,就是冰湖了。站在这里,便可看到雪峰,仿佛伸手即得。于是高兴起来,直想着自此可以轻松了。哈哈!别得意,“近在眼前,远在天边”的俗语在这里是最好的验证。前行的路有两条:可以顺着溪流边的石堆而上,手脚并用;也可以钻溪边小林子中的狭窄小路。去光顾一下石堆子吧。之前走过的泥路还不能让人感到厌倦吗?在石堆子里攀爬或行走,绝无树木来阻挡那寻美的眼光;渴了喝上几口冰爽的溪水;累了在大岩石上躺着静思冥想。嘿!是否感受到一点旅途中的乐趣了?
      攀上眼前的这块大岩石,一泊小湖便兀地出现在面前。尽管是七月,却是半湖的清凉半湖的冰凉。一米多厚的冰层足以让人在上面放心行走,无意间给了我们一个夏日的避暑地。冰层最下面是密密的细沙状的冰粉;中间却是一根根似筷子形状的冰条,一碰尽皆散开滑落去,伴以脆脆的“咣啷”声;而最上头是玉米粒般大小却圆的冰粒——这是数日前冰雹的遗留了。湖边摆着一座座到此一游的人们用石头垒成的小塔,数目比神瀑边上少得多,这不免又给了人几分骄傲。爬上另一边的石子山,登临送目,竟得了个天蓝白云飘,日盈山谷秀。如果神瀑的山谷是暧昧,那么冰湖的山谷便是清朗。在湖冰上看明绿亮白,听风吟冰语,身心顿觉开朗清爽,只想在湖边筑一小屋,享她几夜的宁静。——真是得寸进尺了,全世界可没几人有我们这般惬意的苦旅了! 
      不过雨崩的夜的确值得整宿的厮守。这的天直到九点多才黑。凭阑凝望:已是银盘高挂,冰镜如霜;草色涂灰,山林浸墨。整个山谷只此饮酒赏夜处有孤灯一盏,惹得人思绪万千,愁肠满肚,只身化为一位与世隔绝,狂放不羁的诗人。待天黑到发蓝,月羞冰山后,蓦地抬头:早已是满天的晶莹剔透,似嵌了无数的钻石。那一条横亘于头上的不就是银河!于是这满脑的醉意顷刻间幻化升腾。人也早飞到了河边,濯一回足,戏一回水,寻几块独美的星石,坐一坐星岸,与牛郎织女相叙一回——这又是何等的痴想!
      只道回到城市再不见如此美的天,所以不想从此间离去。我想就算在那片纷繁芜杂中,在任何的艰苦困难中,我们都应该有一颗寻美的心。在十二点无人的夜里抬头望一望天,也能偶尔发现那瞬间划过的星。只要我们的心灵始终保持一份纯粹,无时无刻不在寻找,就是只做了个美梦也感到满足,那么那些悲伤的烦恼的痛苦的无聊的羞人的缠绵的记忆终将在醒后的晨光中蒸发飘散去,只留你唇边那丝酥软的微笑。

注意:本站所提供的机票价格仅供参考:如需购买,请致电:0755-83057788;或点击网站右下角在线客服直接咨询。
本文网址:
共有:0 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