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西风 京西寻幽
作者:飞越国界 来源:未知 日期:2010-9-17 11:31:00 人气: 标签:
导读:京西古道如同一张大网横纵门头沟全境,道路多且长,这些古道主要有商运道、军用道、香道,它们互通有无。其中商用道的历史遗迹最多,几百年过去了,它们虽显出来…
    京西古道如同一张大网横纵门头沟全境,道路多且长,这些古道主要有商运道、军用道、香道,它们互通有无。其中商用道的历史遗迹最多,几百年过去了,它们虽显出来残败的颓相,但古韵风情犹在。
    很多喜欢徒步的驴友们都曾踏上过京西古道,他们选择不同的起点或终点,探访不同的古村或风景,他们翻山越岭,为得是在寻古探幽之余,也锻炼一下小身板。我原本是想在深秋时节踏上京西古道的,但耐不住对古道的向往,虽然以前也有走过古道的一小段,但真正的西风天涯却还没感受到。初秋的天气很爽朗,野草散漫,道路曲长。虽没有深秋的漫漫余伤,但也自有一段峰回路转的淡淡惆怅。
    每次去一个地方,我都会在网上先看一下攻略,自然,漫漫的京西古道,一天也走不了多远。我们选择了北道,从牛角岭往西的这一段,原本规划是好好地走上一整天的,一直走到夕阳西下,但是胖子从踏上古道的第一步起就开始喘了,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以为京西古道是平路,哪知道要上坡啊!”我只有报以苦笑了,心里不禁要问:这山里的古道不上坡那还叫古道么?古人可没有能力修高速公路……看来胖子完全没有做功课,我只有长叹一声,叹息重重地穿过山坡又折返了回来,面对这可爱的胖子,我有点哑口无言了。牛角岭的这一段古道,其实并不难走,山道不高,海拔超不过二百米。虽是两人一起同行,但胖子一直落在了后头,我到山顶了,他还在半山腰。自然,大部份的时候,古道上就我一人独自行进。前方,正午的阳光晃过双眼,耀眼的绿色滴入空朦的山涧,脚下的石块杂乱地往前平铺,几百年的岁月风痕,跃入石间,竖着青苔,横着草芥……而最让人感慨的莫过于石面上被驼、马踩出来的“蹄窝”,看到那些装满雨水和时光的石圈,我们都会不由地感慨沧海桑田:再坚硬的石块,也经不起岁月的踩踏。那深深浅浅的蹄窝,与其说是漫长旅程留下的痕迹,不如说是断肠人洒下离别的泪滴。
    顺着牛角岭往下走,便到了韭园,原本只想在韭园做短暂的停留,就直接往圈门或其它方向行进,但是,胖子已经累趴下了,当时我心里甚是不爽,我这人是个急性子,所以经常回头狠狠地甩出几句气话,这时候的胖子一个劲地在后头呢喃自语,似乎是在向我示威……来到韭园,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马致远故居。不过,故居在08年的时候被修葺一新,完全就是一处新房子,看到前几年前朋友拍摄的老照片,真是感慨万千,老照片中那破旧的民居远比这新房子有感觉,你修旧如旧也好,为何修的这般光鲜。面对光鲜的“老宅?,“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的那份超然的意境,你很难寻找的到。相比起新桥不流水的马致远故居,山坡上那一处叫大寨的地方更吸引我,据说这里曾关押过北宋两位皇帝(应该是押解途中曾在此暂禁),虽只剩下几截残破的石墙,却不由得令人感伤,当年那恐怖屈辱的监狱,如今是一片果园,那落满一地的梨果地,那润黄的杂着小石子的泥土,是否浸染过宋徽宗夜夜滴垂的眼泪,那些被岁月带走的哭泣,是否还在这座山坡上盘旋。听说,离大寨不远处还有一座修建于金代的古碉楼,是过去用于军事上的瞭望哨。但因我们兴致全无,故未前往……
    古道很长,有很多地方等着我们去探访,若深秋的时候,独自行走在古道之上,夕阳西下,透过那破败的城门关口向往张望,寒风掠过漫道的野草,思绪泛起斑驳的清光,安静地听,依稀之间,你仿佛还就能听到驼铃声阵阵的回响……
注意:本站所提供的机票价格仅供参考:如需购买,请致电:0755-83057788;或点击网站右下角在线客服直接咨询。
本文网址:
共有:0 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