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国际机票信息排行
色彩斑斓之秋行东北游记
作者:飞越国界 来源: 日期:2010-9-1 14:46:00 人气: 标签:
导读:Ctriper阿拉蕾易水寒天山童老大牙牙维C100收藏了这篇游记。-->注:本文接续上文为《“色彩斑斓之秋行东北”游记》(漠河篇)第六天2009年9月20日(满归——根河—…

第六天2009年9月20日(满归——根河——额尔古纳——恩和)

清晨4点钟,天还没亮,我们就起床赶路。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原本冷的气温让人感觉更加寒冷……

4点30分,预先联系好的出租车准时来到绿星宾馆门口接我们,约5分钟,就把我们送到了满归火车站。我们在火车站外的小摊贩买了几只茶叶蛋后,匆匆走进候车厅。约一百多平方米且集售票厅一起的候车厅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绝大部分是当地人,火车是满归普通民众连接外界的唯一交通工具。我们准时坐上了5:04开往根河市(终点站是海拉尔市)的4182次普快列车(硬座14元/人)。这是我国目前条件最差的绿皮火车,我上一次坐这种火车还是在读书时期,相隔二十年,此情此景并不陌生,熙熙攘攘,乌烟瘴气的车厢弥漫着一种让人窒息的味道……

火车慢慢地驶出了满归,天也渐渐亮了,窗外的小雨夹杂着雪花纷纷扬扬,到后来真正下起了雪,而且越下越大,窗外很快已经是白茫茫一片,这是我们本次旅程的第一场雪,当然让我们这几个南方人兴奋不已了,都拿出相机和DV机来拍摄,由于隔着车窗玻璃的拍摄效果不好,我们就尝试打开了一点车窗,马上就招来了其他人的一顿责骂,我们也只好就罢了。

约9:15,火车到达了根河,雪也早已经停了,剩下的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出了火车站,提前联系好的包车(7人座的昌河铃木)已经在等我们,司机小李(手机号13847075432)是额尔古纳市人,一位高个子的年轻帅哥,又一次让同行的三位女驴友兴奋不已!我们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食店吃了一碗热乎乎的面条后,再匆匆踏上了往额尔古纳的路程。我们的车沿着301省道(全程是柏油路)往西南方向走,离开根河市区约10公里后,天空又下起了雪,而且是大雪,车子的挡风玻璃很快积满了厚厚的雪,小李也把车子的雨刮速度调到最快,这时窗外的能见度只有几十米,大块大块的雪花不断地迎面扑过来。遇到如此难得的大雪,我们不时选择较安全的路段停下来拍照留影一翻……我们的车越往前走,雪下得越小,最后雪也停了,渐渐地甚至连积雪也没了,天空曾露出了短暂的阳光。

约中午1点钟,我们到达了额尔古纳市区,小李带我们到当地一家较好的餐厅吃过午饭后,我们就去根河湿地。根河湿地并不在根河市,而是位于额尔古纳市郊西北约三、四公里处,有“亚洲第一湿地”之称,保护区占地12.6万公顷,属于根河、额尔古纳河、得尔布干河和哈乌尔河交汇处包含的特别大范围的泛洪平原,并在此形成一个三角洲,是我国目前保持原状态最完好、面积最大的湿地。

游人尽览根河湿地全貌,需要登上额尔古纳市电视塔所在的山坡,进入湿地公园大门需要买门票(门票是多少我则忘记了,如果不要门票,可以跟工作人员讲价便宜些的)。从公园大门到山顶有一段约一公里的土路,汽车可以上到大半山腰,有一个停车场。从停车场再往上步行约几十米的石台阶,便到达山顶。

此时,根河湿地尽收眼底,气势恢宏,清澈的根河静静流淌,曲水环抱草甸,岸边矮树灌木丛生,山坡上白桦树连绵成片,色彩斑斓……沿着一条木栈道从山顶往下走,可到山半山腰,也是游人最亲近湿地之处。根河湿地的标志性风景莫过于是那个乌龟头似的湖心小岛了,它犹如一只大乌龟把硕大的头探出水面,在呼吸大自然的清新空气,在窥看大自然的秀丽风景……

我们在根河湿地逗留了一小时,下午3点钟,沿着201省道(全是柏油路)北上向恩和进发。沿途尽是高低起伏的草甸,一堆堆收割并打捆好的草料,牧民们还没来得及运回家,就像一只只乌鸦飞落在草甸上;成群成片的牛、羊、马正悠游自在地吃草,眼前的一切在谱写着一首和谐优美的《草原牧歌》。

约傍晚6点钟,我们到达了恩和村。小李介绍我们入住“奔鸟如家”客栈(双人间80元/晚。没有独立卫生间),性价比一般般,但由于此时天正下着雨,也渐渐黑下来,我们也没有再去找其他住处了。我们住下后,该“笨鸟”并没有“如家”的感觉,不单没有热水洗澡,甚至连洗脸、刷牙、冲厕的用水都成问题(没水)。晚饭后不久,既然没有水洗澡,再加上累的缘故,我们也早早上床休息了,就这样“干蒸”了一晚。

第七天2009年9月21日(恩和——临江)

清晨5点,生物钟让我从睡梦中醒来,撩起窗帘往外看,天亮了,窗外房屋的屋顶一片白茫茫,雪花仍在纷纷飘下。我顿然兴奋了,马上起床,完成了简单的洗刷,就拿起家伙外出拍摄……

恩和村隶属室韦乡(镇),而室韦乡除了辖属恩和村外,还包括室韦村、临江村等10个自然村,是我国唯一的一个俄罗斯民族乡。恩和村跟室韦村、临江村等不同,它不在中俄边界线“额尔古纳河”的边上,而是和边界线有一定的距离。我们没有在恩和村多停留,上午8点钟,我们在客栈吃过早餐后又上路了。出了村口,在201省道旁的小山上,有一间间用木头搭建的小屋,还有围起篱笆的,引起我们的注意,经向小李打听后才知道,这是当地俄罗斯民族死人的坟墓,又是一特色。

离开恩和村,我们沿着201省道继续向室韦村和临江村进发。约20分钟的车程后,经过哈乌尔河景区,也许由于这个时节比较少游人到此,景区这时没有管理人员卖门票,我们就在旁边的小门径直走进去。这是一个落叶松和白桦树混合的树林,黄绿相间的落叶松叶还挂在树枝上,而白桦树却已经光秃秃了,地面上铺着一层厚厚的金黄色的白桦树叶,再有残留积雪的点缀,整个林子显得格外美丽和有着一种无可言喻的意境。林子里有一条汽车碾过的路一直向纵深延伸,也许林子深处有着更加美丽的风景吧。由于景区的大门是锁着的,我们的车子不能进来,我们只有在林子里狂拍了二十多分钟就离开了。这时,雪已经停了,我们还以为比恩和村更北一些的室韦村和临江村下的雪会更大,怎知我们越往北走,积雪却越来越少,最后甚至没了。

近11点,我们到达了室韦村,就在额尔古纳河的边上,河边还有一个小码头,约100多米宽的河面对岸也有一个俄罗斯小村庄,能清晰地看到有村民在劳动。室韦村最明显的建筑物是一个碉堡似的白色的圆形钟楼,但时钟所显示的时间却比北京时间慢近一个小时,这是俄罗斯的远东时间。由于这时天空正下着小雨,打消了我们在室韦村多停留一点时间的兴致,我们在室韦村唯一停留的时间是用来找到一间很脏的厕所解决了问题。

从室韦村到临江村只是几公里的路程,但是泥土路,有些路段就在额尔古纳河的边上,河面上成群的水鸭被我们惊吓得纷纷飞了起来。约11点半,到达了临江村,也是紧靠着额尔古纳河。由于是中午时分,到达临江村的游人很少,我们对比了几家俄罗斯民族客栈后,最后选定了“谢辽沙旅游之家”(联系电话13947095423)住下来。这里的房子全是木楞房,我们住的单元有4个双人的房间(80元/间/晚),共用一个厕所和淋浴间。我们在客栈吃过午饭后,天空还下着小雨,就干脆午休了近两个小时。

下午约3点钟,天空还在断断续续地下着小雨,我们决定骑马去。请店家帮我们联系了马夫,这里的马对游人是统一管理,价钱一致(40元/小时),各马主牵着自家的马匹供游人自己挑选,我和阿珊挑选了一匹啡色的马,几乎一样的高大,阿华挑选了一匹赤色的,Candy则选了一匹黑色,是我们之中最矮小的一匹马。我之前曾在坝上有过几次跑马,所以有经验,在马背上发挥自如。我的马一开始还不想跑,后来在我的催打下终于飞跑起来,连风都把我的帽子掀翻落地。由于我们跑马的地方不是很大,一边是架着铁丝网的边境线,另一边则是庄稼田,我只能在有限的空草地上来回地跑。我的马真不愧它的名字“追风”一样,很勤快跑,且跑起来又特别快,有时我只想要它走,它却飞快地跑起来,让我在马背上比它喘气还厉害!阿华的马开始时还跑了一段路,但只是虎头蛇尾,后来总是低头吃草,连走也不想走。阿珊的马几乎都没有跑起来,只是在走路。Candy也许是她第一次骑马,开始时还不敢自己一个人坐在马背上,需要马夫跟她一起坐上马背来指导,但后来她不仅能够一人骑在马背上,还通过跟她的“大黑”耐心沟通,直到指挥着“大黑”飞跑起来。Candy真棒!从刚学骑马起,短短时间就能够跑马了!

当我们骑完了马,已是黄昏,到达临江村的游人越来越多,我们所住单元的房间都住满了。我们房间隔壁住了一男一女来自台湾的老人家(约60、70岁),由于他们俩不是夫妻关系,不好意思同住一个双人间,我就应那位女老人家的要求跟她换了房间。这样一换,让我整晚都睡不好,因为同房间的那位男老人家整晚在打鼻鼾,声音断断续续,高低起伏,我用被子捂住双耳也无法挡住那“雷鸣声”,最后我在半睡半醒中好不容易熬到天空发白时(清晨4点钟)!

第八天2009年9月22日(临江——黑山头)

清晨4点多,天空已经渐渐亮起来。我拿起装备走上临江村背后的小山包准备拍摄边境的日出,却很可惜!今天是一个阴天多云的天气,拍看日出的愿望落空了。站在小山包上,整个临江村和一河两国的情景尽收眼底,各家各户的屋顶炊烟袅袅,牛、马、羊等牲畜陆续出栏,村民又开始忙碌新的一天。静静流淌的额尔古纳河河面上升起缕缕晨雾,河对岸的俄罗斯土地上看不见有村庄,而是一片广阔的金色原野。

我们在“谢辽沙旅游之家”用过早餐(10元/人)后,是8点多钟,天空又下起了一些小雨,偶尔夹杂着一点雪花。我们又启程了,在离开临江村的路坡上,视野开阔,室韦村以及界河一目了然,我们下车拍照,路边正好是我方的一个兵营哨所,当我们正举起相机朝哨所方向的边境拍照时,前方约100米处有一辆绿色的巡逻军车用高音喇叭对着我们喊“不准拍摄军事设施,请赶快离开”,我们也罢了。

我们的车在室韦村旁的201省道边一个加油站加满油后,沿着边境公路往西南方向走,路过室韦口岸,这是我国一类口岸,几栋崭新的三四层高的大楼在这偏远的边境上格外醒目,但几乎看不见有其他的人和车;旁边的额尔古纳河上有由我国建造的中俄第一座永久性大桥——友谊桥,参观门票是10元/人。进入口岸参观区,我方桥头有一间木楞警戒岗,一位武警战士威武地在站哨,他告诉我们参观的一些规定,并一直在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我们想给他拍照和邀请他一起合拍,他说纪律不允许,拒绝了。走近友谊桥,桥面约有4、5米宽,我方桥头有铁闸门锁着,左右各竖着一块黑色大理石石墩,分别用中俄文字刻有“友谊桥”等字样。友谊桥另一头的俄方,只有两三间低矮的平房,远没有我方口岸那么大的规模,红蓝白三色的俄罗斯国旗清晰可见。

从室韦村到七卡的边境公路,柏油和泥土的参半,个别路段在修,我们的昌河铃木车有惊无险地一一通过了。一路上,是河流、草甸、山岗、湿地、树林、村庄、牛羊马、野鸟……在秋色中组成了一幅幅色彩斑斓的和谐的美丽画卷!唯一遗憾的是遇上了一个阴天,缺少了阳光和云影的作用,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无不是一个叹息!

中午时分,我们到达了七卡。这里除了是一个兵营哨卡外,目前也是一个村庄。我们在七卡找到唯一的一家餐馆,如果不是我们饿,如果不是这里的唯一,我们绝对不会在这家餐馆用餐的,因为这里的卫生状况太差了,环境和餐具等都是脏兮兮的,大只大只的苍蝇围着你飞来飞去,多得几乎随手可抓……我们点了几道普通的菜,各人吃了一碗饭,简单地填饱肚子就离开继续上路了。

下午约6点,我们到达黑山头。黑山头是隶属额尔古纳市的一个小镇, 曾经记录了蒙古族的显赫历史, 当年成吉思汗铁马金戈, 曾在这里威风凛凛地碾过……这里是根河和得尔布尔河注入额尔古纳河的入口交汇处,也是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草原的分界点,北面是了无人烟的茫茫林海,南面是芳草凄凄的辽阔草原。黑山头镇西北约5公里处,有一座古城,曾经是成吉思汗的弟弟拙赤.哈撒尔亲王的居住地。由于时间的原因,我们赶不及去古城了。

游人一般不会在黑山头过夜逗留,造成了这里可住宿的地方只有那么两三家,而且条件不好。由于从黑山头到额尔古纳市的道路在修不通车,再由于从黑山头到满洲里还有4、5小时的路程,况且是在一望无际、人烟稀少的大草原上赶夜路,所以我们也无奈地选择在此过夜了。在镇政府对面找到一家“新镇旅馆”(联系电话13474933307),是一个农家小院,前有水泥空地,后有菜园,只有老板夫妇和其父母老人,其女儿在外读大学;房间(20元/人/晚)还算干净,有电视,客厅有电脑上网,最让人不顺心的是不能提供洗浴,连刷牙、洗脸也只提供很有限的水,让我们又“干蒸”了一晚。

注意:本站所提供的机票价格仅供参考:如需购买,请致电:0755-83057788;或点击网站右下角在线客服直接咨询。
本文网址:
共有:0 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