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川滇藏的苦旅川藏南线纪行
作者:飞越国界 来源: 日期:2010-8-17 17:37:00 人气: 标签:
导读:自从单之蔷等人2006年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上提出“中国人的景观大道”这个概念以来,从上海市人民广场绵延五千多公里直到中尼边境樟木口岸的318国道作为中国景…
自从单之蔷等人2006年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上提出“中国人的景观大道”这个概念以来,从上海市人民广场绵延五千多公里直到中尼边境樟木口岸的318国道作为中国景观集大成者的地位得到了确认。318国道东部沿线的西湖、黄山、庐山等名山大川多为国人熟悉,但是318国道西部穿越横断山区的绝美风光却不为大众所知。从成都出发翻越二郎山进入藏区以后,海螺沟冰川、来古冰川、米堆冰川;贡嘎山、南迦巴瓦峰、希夏邦玛峰、珠穆朗玛峰;然乌湖、巴松错、羊卓雍错;雪域美景一一呈现。而沿线的人文景观也同样充满着吸引力,318国道一端是汉文化地区一端是藏文化地区,神秘的藏族文化和绝美的风光构成了人文与自然的双重诱惑,诱惑着每一个热爱自然的人。

川藏线全程2100多公里,一般多是指川藏南线,走川藏北线的人要少些,路程也要稍远些。08年夏天,汶川地震过后不久,我从成都出发到稻城亚丁走的就是川藏线的,到理塘后折向亚丁,号称走了川藏南线的前1/3。09年春天,我从拉萨出发到然乌湖折返,号称走了川藏南线的后1/3。川藏沿线果然都是风光绝美之处,从高耸入云的蜀山之王贡嘎山、中国最大的冰瀑布海螺沟直到桃花烂漫的雅鲁藏布大峡谷、直刺蓝天的战矛南迦巴瓦峰都给自己留下了难以忘却的记忆,以致今年4月10日,也就是去年出发去西藏整整一周年的那一天,夜里居然反复梦见拉萨。

考虑到全程走川藏的艰难,原本一直欺骗自己川藏线最美的不过两端,中间仅是赶路而已,但是在内心深处还是极其期待能有一天把川藏线完整地走上一遍。终于,在这个杜鹃花开满川藏线的春夏之交等到了全程穿越川藏线的机会,这是川藏线最美的季节。

所有川藏线的行程安排都只能在网上寻找,这种非常规的线路一般多是些户外俱乐部牵头组织,说穿了也简单就是拼人拼车,关键是平台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这次我在网上搜寻到三条川藏线行程,第一条,川藏线+稻城亚丁11天,时间太长,最先毙掉;第二条,纯川藏线8日,可以接受,但是联系后久无下文,看来牵头者知名度不够;第三条,川藏南线8日+拉萨1日+日喀则、珠峰大本营4日,拉萨征途户外俱乐部和西藏茶马古道旅行社的产品,是最适合我们需求的产品,也是最早和我们落实行程的旅行社,就是它了!其实我们别无选择,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再晚到了6月就是西藏的雨季,川藏线的不确定因素那就太多太多了。

征途户外这条线路与普通川藏南线的区别或者说卖点,一是在泸定折向丹巴经塔公再到新都桥,走一段川藏北线;二是到达西藏芒康后折向云南方向直到盐井返回(实际上我们是到达飞来寺后返回),走一段滇藏线;三是到波密后折向墨脱方向,号称莲花圣地的墨脱是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即使到现在这条公路还在建设之中,通车尚需时日,我们的行程也只是安排行至墨脱入口十几公里处,但是对于普通旅行者也算是一次难得的体验。

五月十三日 常州--无锡--成都 阴/小雨渐止

怀揣着对大美川藏的希望和期待,十三日下午我和朋友踏上了飞赴成都的旅程,MU2925,无锡-成都,18:05的航班。向有晚点惯例的东航居然准点就让我们登机了,遗憾的是登机后仍是等待起飞,说是航路控制。这次东航没有忽悠大家,无锡硕放机场是个军民合用机场,这里驻扎着空**师,廊桥不远处清晰可见四个巨大的机库,里面停着大名鼎鼎的空警2000,这是中国最先进的预警飞机,以往只在国庆60周年阅兵直播中看过,这次亲眼看见两架空警2000从不远处的机库中滑出,然后就在我们身旁的跑道上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依次起飞,对我这个半拉子军迷来说,为此等上半个小时也算值得。

飞机晚点半小时到达小雨中的成都,出机场和这次全程的司机黄师傅接上头,他是成都眉山人,他自我介绍眉山是苏东坡的出生地,我笑着说:缘分啊!常州是苏东坡的终老之地,因此常州还建有东坡公园以资纪念。因为不熟悉成都的道路(成都因为地铁、城建的原因多单行线道路难行),黄师傅带着姐夫和老婆一道来接我们,靠着他们的朋友电话指导很是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我们入住的小憩酒店,这家酒店就位于成雅高速的起点处。成都机场离城较近,短暂的途中,沟通甚好,我提出两点要求:一是道路上的安全,二是行程上的自由,这是本次旅行的要点,必须事先得到确认。

至酒店,先付清12000元旅行费用,其余1000元到林芝付清,实在是我看了太多川藏线旅行因为司机难以驾驭而造成的不愉快事端,方出此下策。

送走司机已是晚上十点多,机上那点餐食早就消耗殆尽,成都最出名的就是美女和小吃,这是我第四次来成都,以往每次都是行色匆匆稍作停留,浅尝辄止,这次成都往返我可以停留三四天,一定要把成都的美食小吃尝遍。

入住的小憩南域店位于成都南门,附近最近的宵夜去处是紫荆路,打的过去小吃店一家挨着一家,虽已近半夜时分,但是还热闹得很。见一“玉林串串香”,号称营业到凌晨五点。坐定点菜,方知是火锅涮烫串串,分类简单,荤的一元一串,素的每串一毛二,两人满锅狂涮,买单时看着服务员数签签心中盘算该花多少,答案是八十九元。此前曾看邻座结账,虽说每根签上食物不多,但是一对情侣消耗180签还是蛮惊人的,买单的数字就更惊人了,三十,很简单的帐,锅底十块,再加每签一毛二。 

步行街头,看着夜市店面门口油光红亮的熟肉制品,恨不得卖点带回酒店继续享用。雄心在前,凄惨在后,不知是自己的肠胃不适应成都的麻辣,还是涮的东西有问题,半夜入眠下腹绞痛,遂起夜N次,看来和成都的小吃还是难以亲密接触,我的心理接受了,但是身体却拒绝了。

五月十四日 阴转小雨渐止 成都--雅安--二郎山隧道--泸定桥--丹巴 

同处一辆越野车狭小的空间长达十天,与谁同行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这次川藏线行程的另外两位同伴直到今天早晨在酒店大堂集合时才现出真形,年过六旬的田先生,南京人,摄友,阅历丰富,极其健谈;年纪保密自称Grace的某女,出处不详,其余莫测,其实到了最后她所保密的东西已近乎路人尽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陌生人结伴还要戴上面具,多累!出门本就是为了放松。

9点准时出发,出酒店即上成雅高速。上车伊始,田先生就对行车路线提出异议,认为应该走都江堰、映秀、日隆到丹巴,继续沟通下去才知道他和征途户外谈妥的是川藏北线行程,南辕北辙,不知他们是怎么谈的?既已“误上贼车”也只能将错就错,好在川藏南线、北线到了昌都邦达就会合了,殊途同归,川藏线最美的然乌-波密段不会错过。

最近一段时间四川盆地一直是阴雨天气 ,今天虽说雨停了,但依旧不见太阳的踪迹,难怪蜀犬吠日,因为太阳在四川实在是个稀罕物。下高速,过了有“川藏咽喉”之称的雅安,沿青衣江盘旋而上穿过二郎山隧道。隧道口雾气弥漫,空气中恨不得能拧出水来。二郎山不仅是雅安市和甘孜州的地理分界线,还是汉藏的分界线,一过二郎山隧道,就是康巴藏族的地界了。从地理学上讲,二郎山的东西两侧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东边基本还算成都平原的边缘,而西侧则属于横断山脉,气温也随着海拔的升高而逐步下降。

中午在勉强还算四川盆地范畴的雅安天全饱餐一顿,从此以后在本次行程中就很难再吃到这样可口的饭菜了,川藏线的艰难在自己的心中已经有了准备。

午后到达泸定县城,县城很小,唯一的景点就是被当年长征途中的红军战士飞夺过的泸定桥,同伴去体会“大渡桥横铁索寒”,我就步行到不远处的县城去转转看看,我现在每到一地都喜欢去观察当地人的日常生活(Grace建议我去菜场),应该说泸定县还不是个有着浓郁藏族氛围的地方,除了偶尔看见一些老妇人身着藏族服饰外,基本看不到多少康藏的痕迹。

稍后启程沿大渡河上溯赶往一百多公里外的丹巴县城,起初三五十公里的路况尚好,到了后来,水泥路面变成砂石路面,再后来就分不太清道路的痕迹,有时行车状况可以用连蹦带跳来形容,蜀道难,如今依旧!

浑黄的江水、稀疏的植被、裸露破碎的山体,大渡河的开发状况很让人担忧。过泸定后的几十公里大渡河已是几家国字头电力公司跑马圈地的场所,沿河绵延不断尽是规模浩大的建设工地。也许这种梯级开发实现了对水力资源最大限度的利用,但是这些规模巨大的工程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也是显而易见的,山体破碎滑坡,植被几无,丹巴附近的大渡河由于基本没有被开发利用,峡谷两侧的植被覆盖要远远好于泸定段。

离丹巴渐近,峡谷两侧开始出现零星的藏族民居,这是丹巴旅游的主要卖点,快到县城时路边有观景台,供游客眺望峡谷对面的梭坡碉楼,遗憾的是天色将晚,天空又飘起了雨点,大家只能稍看几眼匆忙上车。

丹巴位于甘孜州东部,是嘉绒藏族的主要聚居地,以藏寨、碉楼和美女著称。县城位于大渡河与大小金川的交汇处,很小,就那么一两条街道,和我两年前看到的景象变化不大。

五月十五日 晴 丹巴--甲居藏寨--东谷--塔公草原--新都桥

今天是本次行程中最轻松地一天,只有一百多公里的行程,从丹巴经八美、塔公到新都桥。因下午路线受交通管制影响,上午的行程安排只有甲居藏寨,藏寨位于丹巴县城外六公里处,沿小金川河谷西行,盘山而上,片刻便到。甲居在藏语中就是“百户人家”的意思,这里是嘉绒藏族的聚居地,嘉绒藏族是藏族中生活习性和汉族最接近的一个分支,属于农耕文化范畴,和藏族传统意义上的游牧文化有一定的差异。甲居藏寨在相对高差近1000米的山坡上沿山势而建,从河谷到山脊都能看到一幢幢漂亮的藏式房屋座落在绿树丛中,雪白的外墙在阳光照耀下分外醒目。昨天下雨今天经阳光一照,山坡上缭绕着白云,美极!寨子里很安静,除了我们就只有一拨北京、一拨广东的自驾游客人,我们没要导游就在寨子里转悠了好半天才回丹巴。

午后沿东谷河前行往八美方向,这里的景色被称为牦牛谷盆景园,其实也就是峡谷风光,溪流清澈,杜鹃相映,景色尚可。等到了八美,果见许多汽车在排队等候放行,八美到新都桥在修路单向放行,往新都桥方向放行要到下午五点,无奈之下只能等啦。好在路口有个摊头卖酥油茶,大家坐下来一边喝酥油茶一边跟摊主胡扯,摊主虽是藏人但早已汉化,沟通起来没有障碍。同伴为了藏化到底,干脆向摊主学习怎么做糌粑,不复杂,青稞面、酥油、茶搅匀手捏,大家都稍作品尝,最后是我检举操作者一路之上根本没洗过手,回应:风味食品,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爆笑不已!

坐在摊头苦等放行,只见上百辆给藏民运送建材物资的军车依次通过,扬起漫天灰尘,军车长龙是川藏线上的一大特色,常能碰到,但不是什么好事,同向你没法超车,相向你得让车,坐在路边看看倒也无所谓。

到下午四点,突然提前一小时放行,路况和昨日大渡河边有得一比,一路连蹦带跳到塔公寺。塔公的藏文意思是:菩萨喜欢的地方,传说当年文成公主进藏经过塔公时,随身带着的一尊释加摩尼佛像到此便不肯前行,遂建塔公寺以供奉,但是这个传说有点牵强,因为文成公主入藏应该走的是青藏线,怎么也到不了川藏线的塔公一带。

塔公草原其实很普通,就是草原而已,用老田的话说:菩萨凭什么喜欢塔公?唯一的看点在于塔公寺前整整一面山坡上布满了经幡,直让人感慨宗教力量的伟大。塔公寺正在整修,工地一般,大家只在门前拍了拍照片就离开了。离开时有一老人牵着孩子乞讨,孩子说我爷爷眼睛看不见了,当我们把零钱给孩子后,分明看见她爷爷在数钱,无语!
注意:本站所提供的机票价格仅供参考:如需购买,请致电:0755-83057788;或点击网站右下角在线客服直接咨询。
本文网址:
共有:0 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